護照與颱風 - 4 Aug, 2006

八月二日,終於在倫敦希斯路機場踏上了回香港的旅程...
八月二日,終於在倫敦希斯路機場踏上了回香港的旅程。
 
這次相信在倫敦三年創作以來回香港逗留最長時間的一次,只是估不到回家路途也是最迂迴的一次。
 
八月三日BA0025航班. 我們的班機跟颱風差不多同一時間到達香港,雖然飛機馬力不夠颱風大,最終也順利降落....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我這輩子最怕坐飛機,兩年前從倫敦去柏林,同學們都坐飛機去,我一個人用巴士的方式坐了廿多小時才到達,還掉了護照及旅費,不停在柏林行走了八小時。我的生活/工作方式就是要我不停坐飛機,命運真是如此作弄人。看來要作藝術家,第一樣條件應該是不怕坐飛機。
 
2.30PM.
飛機跌跌盪盪飛多了兩小時來了上海,機上全部人員被分為四組。原本需要在香港轉機者,先行下機,之後到有香港護照及回鄉證,外國護照並有中國簽證,再之後就是外國護照 (BNO, British Nation Oversea,英國殖民者給香港出世人士的護照不算),最後就是香港特區護照 / BNO / 台灣護照 但沒有回鄉證的乘客。我沒想過會來了上海,當然沒有回鄉證,也入了最後的一個組別。
 
4.00PM.
全機的乘客都下了機,最後一個組別就只有十六名「難民」 (包括我) 及機艙人員在機上,最後英國航空公司跟海關作了交涉,才讓我們下機。我們十六人被多名海關及警察「保護」出了機艙,部份還被海關拍照「留念」。到了機場大樓,我們被送到海關人員的辦公室門外,他們雖然很有禮貌,也很客氣,但我們不知什麼原因,在那裡被保護了幾個小時,而且,他們找來了個能說英文的人,是的,我們這組人安排用英語溝通,大家的第二語言。同行中最小的才一歲半,最老的相信有八十歲,拿柺杖的婆婆。每次去洗手間,都有人保護我們,傾刻我們十六人的世界就是在被密碼鎖封了的走廊上。
 
7.30PM
己經三個半小時了,有點等得沒完沒了,我再看一次自己的特區護照,希望找出特區護照特有人可出入中國國境。可惜找不到,又看看護照的封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徽號,拿著一本未過期自己國家的護照但沒法入境,有點不可思議。在歐洲的旅遊經驗告訴我,通常要花頗大的氣力告訴機場人員,這是特區護照,香港的,跟中國內地的護照不同,很多國家是免簽證的。是的,免簽證,在西班牙的一次,那人認真的拿了本字典出來查,什麼是特區護照。反而BNO它們看了封面就不理了。可惜,來了中國,甚至基於緊急的理由,這本特區護照,比沒有中國簽證的外國護照更令人為難。隔著機場的玻璃,看著同一個風景到日落,也真是太浪漫了吧。
 
8.30PM
終於,也不知為什麼,白等了四小時,最後要沒收了全部人的護照 (誰叫你沒有回鄉證),才可以走出這個密碼鎖。因為BNO有我的藝術家簽證,而且特區護照就算掉了才四百港幣,比補領BNO便宜,所以我交出了特區護照。我們由四名警察公安(徽章上是這樣寫的)看管,從下機一刻到入大堂,十六個人被數了人數也有十六次,他們很專業地頭尾再品字型包圍我們,拿了行李,送我們到英航安排的酒店入住。
 
9.30PM
酒店,航空公司其實安排不錯,錯就錯在我們的身份。累了五小時半,到了酒店上房間,同行的三名警察公安又暫停了我們的行動。他發現,酒店有多個通道,而且不是大正方型格局,三人不能「保護」我們,不知是怕有人從其他通道來暗殺我們,還是我們從其他通道走了。全日我們就只吃了個早餐,晚上九時半了,還要站在七樓的大堂等他上報中央,我想,我怕他走了多過他怕我們走了吧。團員真的再認不著了,再以英語跟他理論,我們是受害者,不是罪犯,五星級酒店的服務員也很為難,有老有嫩,我們去酒店的餐廳吃晚飯好了,你要想那個保護的方法,你就去想吧
 
晚上十二時,航空公司送來了信,明早五時上機回香港。這本護照,就跟我在倫敦回看香港的感覺一樣,也不知是誰的問題。
 
寫於零六年八月四日,上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