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法加廣場上的文化政治角力

特拉法加廣場上的文化政治角力

特拉法加廣場上的文化政治角力


每名到倫敦的遊客都曾路過,甚至席地而坐在位於市中心的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上,享受這個被認為世界上最出色的公共廣場之一。不過遊客可有留意,在廣場四角的基座,其中三個包括有英皇佐冶四世及兩個十九世紀英國帝皇的雕像,唯獨一個,它要不是沒有東西,就是放上一些當代的藝術作品。這個基座原本預留給英皇威廉四世的雕像,可惜他過世後並沒有足夠的資金豎立雕像,於是這基座一直留空。為這個基座找尋合適的「伴侶」殊不容易,公眾的提議有從黛安娜,披頭四到小態維尼,但卻找不到共識該放什麼作永久展示。於是倫敦市長肯. 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接納觀察小組在二千年的建議,將這個基座作為當代公共藝術的舞台,並且定期更新。六位候選藝術家的設計模型約於兩年前開始在特拉法加廣場旁的國家畫廊展出,在收集公眾的意見作為參考後,再由遴選小組選出二位。從今年九月中起,藝術家馬克昆恩(Marc Quinn)的白色大理石雕塑,「懷孕的愛麗森」(圖一)將會豎立在這基座上。馬克的作品一向以近似文藝復興的完美手工及造型技術,加上晶瑩光滑的表面,展現出一種高貴古典的美感。但在這完美的手工下,醞釀著的卻是另一個故事。早前他利用蠟將一位愛滋病人倒模複製,並在蠟中混合了該位病人的用藥,外表看來閃爍高貴的完美人體雕塑,同時赤裸地表現它極端的另一面。馬克給公眾留下一條對完美及美感的疑問,同時又表現出另一種缺憾的美感。「懷孕的愛麗森」引來不同的評價,有藝術雜誌批評它是一件恐怖及醜陋的作品,但傷健人士權益組織則認為它表現了力量,而且引人注目。作為藝術家的模特兒,愛麗森女士則稱它是對女性,傷健人仕及母親的致敬。藝術家馬克本人認為在藝術中一直很少有關傷健人仕的題材,希望透過這次的作品,引起公眾對傷健人士的注意,而且女性造型的雕塑可以平衡廣場四周剛陽氣甚重的帝皇及將軍雕像。從藝術家的選材至表達手法,引發美感到社會議題的討論,這是一次多層次的示範。除了金紫荊,香港的公共藝術能否容納更廣泛的題材,讓公共與藝術之間有真正的互動關係,正是當前藝術家及當政者在計劃公共藝術時要反省的地方。  

「懷孕的愛麗森」展至零七年,之後展出於特拉法加廣場上的是湯馬士舒特(Thomas Schutte) 的「給鳥兒的酒店」。 刊於
明報 D15 | 視覺享受 | SUNDAY 一份一短評 | By 林東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