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2 林東鵬《玩物》玩耍裏暗藏甚麼?/新報

林東鵬《玩物》玩耍裏暗藏甚麼?

藝術有時總被誤解沉悶、嚴肅,林東鵬在路易威登旗艦店藝術廊舉行的展覽卻名為「玩物」,打正旗號「玩耍」
,但當你由展場一頭走到另一頭,看見林東鵬把女兒的玩具、異地買回來的二手玩具,全部融進創作裏時,你會感
到藝術家的幽默,比如說,給缺了一個輪子的玩具車一個超人,又比如說把貼紙與各種玩具,貼在畫作上;但當走
到尾段時,會看到一個木製模型,上邊有高樓大廈,大廈間有山、有騎着巨牛的野人,恍若充滿童趣,但趨近細看
,卻叫人感到驚心動魄:高樓大廈上有小人模型正在往下跳,各種姿勢皆有,如此抑鬱無明,不禁想起此刻社會上
發生的各種事情。

撰文:
felicity
攝影:大狗(部份圖片由路易威登提供)
新報 | 2014-05-12
報章 | Q18,Q19 | 都市面相 | | By felicity

林東鵬《玩物》玩耍裏暗藏甚麼?

藝術有時總被誤解沉悶、嚴肅,林東鵬在路易威登旗艦店藝術廊舉行的展覽卻名為「玩物」,打正旗號「玩耍」
,但當你由展場一頭走到另一頭,看見林東鵬把女兒的玩具、異地買回來的二手玩具,全部融進創作裏時,你會感
到藝術家的幽默,比如說,給缺了一個輪子的玩具車一個超人,又比如說把貼紙與各種玩具,貼在畫作上;但當走
到尾段時,會看到一個木製模型,上邊有高樓大廈,大廈間有山、有騎着巨牛的野人,恍若充滿童趣,但趨近細看
,卻叫人感到驚心動魄:高樓大廈上有小人模型正在往下跳,各種姿勢皆有,如此抑鬱無明,不禁想起此刻社會上
發生的各種事情。

撰文:
felicity
攝影:大狗(部份圖片由路易威登提供)

世人皆以為玩耍或遊戲是小朋友才做的事情,而尼采說:「真正成熟的人,就是能重新找回小時候玩遊戲的那種
認真。」這種認真為何如此重要?或許借助林東鵬的話,我們能了解更多:「『玩耍』有意思的地方是,人成長之
後,有時對所有事情太認真、太投入,那就超過了。而玩耍其實是你對生活有自信,有幽默感,你才可以去玩。我
覺得玩並不是不認真,而是對於認真的超越,正如最高層次的知識是用玩耍與感受的態度去吸收回來的。」

女兒玩具 變身藝術
今趟,林東鵬確是很認真的玩,比如說大部份展品材料是偷自他四歲女兒的玩具,又或他去美國時,帶回來的二
手玩具。而那些林東鵬畫在木板上的山水畫,貼上了玩具屋或玩具人後,竟有如將充滿古風的山水畫帶到了現世
,那穿着白汗衫綠短褲的玩具人,何嘗不似正在對着群山小解?又或在一隻玩具兔的面前,放上了它放大後的照片
,兩相對望,外加觀望它們的觀眾,一隻玩具兔,就玩盡了凝視的不同焦點。

林東鵬似乎對於壞了的東西特別情有獨鍾,比如說他母親踩壞了他女兒的玩具車,缺了一個車輪,他就將這玩具
置於一幢高樓大廈之前,但仔細看,那大樓,其實就是神主牌,如像悼念不再完整的玩具車。
這些原本各有缺陷的玩具,來到林東鵬手上,變為了呈現缺憾與完美之間過渡之物。比如說藝術廊設於路易威登
旗艦店,對面牆上掛着品牌的大螢幕,上方的流金畫面,會影響對面牆上的畫作,林東鵬把畫畫在鏡子上,掛於大
螢幕對面,於是螢幕的流光,映在鏡子裏,又像成了藝術品的一部份。無怪乎他說,藝術的精準就是你如何理解缺
憾,並將之融入在你的創作之中。

創作狀態 反映社會
既然開宗明義稱展覽為《玩物》,就忍不住問林東鵬,為何《盒子遊玩(二)》,這幅放在其中一頭的作品,會
帶如此灰暗的氣氛,全是從高樓大廈跳下來的人,是特意編排的麼?他說:「其實整個展覽確是有這樣的編排,誠
實地說,雖然這個展覽是關於玩,但我還是會有壓力,我不是要做一個純粹玩的展覽,這也不是我本身的狀態,我
的創作狀態就是我如實反映社會上發生的事,反映社會帶給我的壓力,這是我不能逃離的。」
忍不住問林東鵬,那你覺得社會與藝術之間的關係是甚麼?他說:「藝術和社會的關係,就好像一舊泥膠,如果
有一些壓力,它又會給一些反作用力。在我學習藝術的歷程,藝術和社會、生活也頗為脫離。但我漸漸覺得它們之
間是在互相塑造對方的位置與形象,這種互相影響是無可避免的。」

我城故事 困與不困
忍不住想,藝術家選了玩耍這個主題,沖淡了不少嚴肅感,展場裏大部分作品,第一次看都覺得十分有趣,但看
久了卻又看出了悲傷的感覺。比如說有關「困」此一題材,在林東鵬此批作品中重複出現:男子坐在椅子上曬太陽
,如像優哉悠哉,但整個場景是放在一個墨綠色的小抽屜裏。還有一卷快用完的膠紙,林東鵬覺得像一塊鏡,就把
旅行雜誌裏的群山圖像剪下來,黏在膠紙底部,再放上玩具人,那玩具小人就變了背對觀眾、面朝群山的旅客。看
久了,忽然想,原是各處遊玩的人,竟如同困了在這一圈膠紙裏,再也不能走前一步,投入眼前的浩瀚的山景中。
但人生有時又不用如此灰暗,我個人倒喜歡一個打開了包裝的玩具袋,裏邊的小動物如像一個接一個走出來,大
象、熊貓……牠們都不再受困。而放置這玩具袋的木板上寫着:「當時間來臨(When the Time Comes)。」如像暗
示着不久的將來,總有一天,時間一到,我們就能找到自己的出路。誠如藝術家作言,把這些當下的景況表達出來
,創作那一刻是痛快的,只因若你可以面對自己如斯灰暗的處境,這本身其實就已是一種積極。

所謂《玩物》,「物」指向的究竟是甚麼?是展覽出來的物件,還是觀賞這些作品時我們聯想、對照到自身境況
時的感受?物事,總不相離,在林東鵬這一批關於玩耍與物件的展覽中,大抵我們自身的故事,與我城的故事就在
其中了。

林東鵬個人展覽《玩物》
展覽日期:201459日至930
地點:路易威登旗艦店藝術廊
(香港九龍尖沙咀廣東道5號)
開放時間:每天上午10時至晚上10
/